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6-04 22:19:06

                                                                      时至今日,一直困扰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警察虐待等问题仍然广泛存在。CNN认为这让香港许多所谓的示威者陷入了尴尬境地。他们可能觉得自己与那些在美国走上街头的人站在了一起,但又担心自己可能会被美政府的“盟友”疏离,因为几乎所有“盟友”现在都对美国的抗议者采取强硬立场。

                                                                      他为美国警察辩护,“指责警察的媒体忽略了一些明显的事情:绝大多数鼓动者不是非裔美国人;许多人还戴着防毒面具或眼镜;他们知道如何激怒警察。”

                                                                      卢比奥,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始作俑者。他去年8月讲了这么一段话,“香港警察加强使用武力并将示威者定性为暴力罪犯令人震惊”、“应禁止警察使用暴力”。

                                                                      “从一开始,他就试图以他最卑微的方式来表明,他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反抗。”霍尔3日晚告诉《纽约时报》,“我听到他在恳求,‘警官,这一切是为什么?’”

                                                                      经民联张华峰表示反对修正案,因为修正案将侮辱国歌的罚则降低,但侮辱国歌是践踏国家尊严,是严重罪行,应给予阻吓性的罚则。他强调国歌是国家的象征,尊重自己国家和国歌是每一个中国人应有之义,因此十分支持国歌法立法。

                                                                      国旗法和国徽法两部全国性法律已于1997年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相应的香港本地法律《国旗及国徽条例》于1997年7月1日生效。

                                                                      “我将永远记得从弗洛伊德脸上看到的恐惧……”谈到乔治·弗洛伊德死前被警方暴力执法,这样的一幕让当时在现场的弗洛伊德一位朋友挥之不去。

                                                                      香港特区政府于2018年初就国歌法提出并推动相关本地立法工作,特区立法会于2019年1月完成《国歌条例草案》首读程序并进入二读阶段,原定于2019年6月恢复二读,但因“修例风波”及立法会内务委员会长期停摆才延至2020年5月27日进行。

                                                                      他还称,“要通过任何合法手段制止无政府状态、暴力与骚乱。”他的推文下,不乏美国网友质疑“你为什么一边支持香港所谓的示威者,一边和特朗普一起强硬对待美国示威者?”也许,在卢比奥之流看来,只有在美国发生的暴力才叫暴力,在美国之外发生的暴力就是“争取人权”吧。

                                                                      与特朗普不加掩饰的双重标准相呼应,他的“队友们”面对抗议者的画风,也仿佛失忆了一般。去年,不少美国政客跳出来支持香港暴徒,CNN特别提到了两个人——克鲁兹和卢比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