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曝特朗普给前棒球运动员打电话 咨询防疫意见


随后,观察者网分别致电天津市市民服务热线和天津市卫健委问题反馈热线,也都没获得直接回应。

据郝同学介绍,飞机于26日下午2点落地,机上乘客在工作人员指挥下分批下机,她落地后在飞机上等了5小时才被工作人员安排下机。

进到房间后,闹心事儿就一件件来了。她接着说:“房间里有两个床铺了床单,但两个床单上全都有血迹、菜汤、尿迹等奇奇怪怪的痕迹,上面一层灰,还有异味,你一闻就知道是之前客人睡过的,很恶心,完全就是睡不了的。”

天津市卫健委问题反馈热线的工作人员则称:“我可以把您这边了解到的情况,向相关部门反馈,他们会根据您反馈的相关问题,进行相应的调查,做出相应的处理。”

郝同学说,她从入住之后就没有人过问过她的体温情况,每天自己量体温,全靠自觉。“我发烧了是自己打电话说的,他们是不会来问你的。我今天从早上开始发烧,一直都是我打电话跟他们说的。他们记录下来,后来打了一个电话问我怎么样了,再后来就没打过了。”

另外,她的房间里有设备损坏实在过于严重,在她的强烈要求之下,酒店在第二天(27日)给她换了房间。但第二天她还是没有开空调,很冷。

在获悉郝同学的这一情况后,观察者网28日下午致电奥蓝际德商务酒店询问相关情况。前台工作人员称,他们现在是政府征用的酒店,想了解什么信息的话得找政府。

针对郝同学反应的情况,观察者28日致电奥蓝际德商务酒店,酒店前台工作人员称,“您想了解什么信息的话,您可以通过政府口径。酒店的具体信息我们也不清楚,您想了解酒店的各方面信息的话,您联系我们的领导。”

有人房间的墙壁斑驳不堪;有人床单上出现虫子的尸体;有人浴室的马桶堵了;有人房间水龙头放出来的水都是黄色的,根本无法洗漱;有人房间的热水供应出了问题;有人吃的盒饭里出现动物的毛发......

据《纽约每日新闻》报道,近两日,纽约警局新冠肺炎感染者正在呈倍数增长,28日的确诊警员人数已达到696人(其中608人为一线警员),比3天前增加107%。与此同时,因病请假的警员人数也与日俱增,截至28日,该机构已有4342名警察休病假,占全市警力的12%;局长谢伊表示,这种局面“着实令人担忧”。由于人手不足,警局方面近日不得不进行一场大规模的人事调动,比如将原本负责毒品、黑帮问题的警员及警探临时下放到分局等,美国在“9·11”恐怖袭击后也采取过类似措施。